近年來,日商來台投資的金額與件數屢屢創新高。以投資金額規模而言,進軍台灣的日本企業大多偏向科技、金融保險等大型案件。但以件數來論,最多在台灣發展的日本企業,便屬餐飲業為主。除了某些日本國籍的個人在台灣自行開業外,有些企業帶著在日本已經有一定程度知名度的品牌力進入台灣市場,並進駐大型新設置的大型商場、百貨公司,製造話題同時確保客源。還有些會選擇與台灣知名通路聯手,甚至透過與超商、超市等企業的技術合作,讓日本的飲食深入到台灣人的日常生活。事實證明,這些店家都順利的刮起不小的風潮,許多在日本人眼裡再日常不過的牛丼、平價迴轉壽司,都能在營運初期就帶來大量的排隊人潮與話題。

不過在近兩三年,餐飲外送服務成為另一新興的通路,其營業額在整體餐飲業所佔的比例也不斷攀升,且得以預見其今後的成長。知名速食店的麥當勞、摩斯、必勝客等當然不用說,更有許多大型上市上櫃的連鎖品牌也一一加入不同的外送服務平台。這樣的發展趨勢,有幾項台灣本質的飲食文化或習慣,與外在因素相互影響,才促成這項經濟模式的成功。首先,台灣的外食文化相當興盛。尤其是許多單身者與小家庭,受限於生活模式與租屋環境,沒有時間煮飯或是房子本身就沒有廚房。這些情況,都會導致消費者最終選擇外食。加上以摩托車進行外送的運輸模式,很適合都會區人口與住商環境稠密的台灣。對外送服務平台業者而言,台灣人以機車代步的習慣,也會使招募兼職的外送人員更為容易。
就外在因素而言,一則是台灣消費者對於這類外送服務APP的使用越來越習慣。無論是商品的訂購,或是支付模式等,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,以及電信業者競爭下網路吃到飽使用者的增加,消費者對於外送服務的疑慮、食物到底好不好吃的不安逐漸下降,並開始享受外送服務的省時與便利性。其二,台灣約40萬在中國工作、生活的人口,再加上旅遊等經驗,對於中國相當興盛的外送服務以及行動支付的使用,自然也不陌生。而實際使用過的台灣民眾,其反應以及對於便利性等的正面評價,也間接成為促進台灣在這類餐飲服務、付款手段上進步的刺激。

那麼,為求快速成功,台灣是否就可以直接複製中國的餐飲外送服務呢?僅就台灣的人力成本而論,便可發現台灣與中國至少在外送人員報酬以及僱用人數的差異,自然就很難達到中國又快又便宜的服務。但另一方面,許多高單價如販賣麻辣鍋、牛排等餐飲品牌的加入,表示目前台灣的餐飲外送市場有著「只要是符合市場需求,價格的考量反而是其次」的傾向。換句話說,平常要排隊或是早早預約才吃得到的美食,現在的消費者也能接受,只要多付出一些運費等平台的報酬就能立即享用,這種「用金錢換取時間」的交易精神。
然而,在這些逐步將外送平台視為重要通路的品牌、餐廳當中,總是能帶動大量排隊人潮的日系品牌與日本料理,反而較少出現。即便有,也多為便當、丼飯或者居酒屋類型的料理為主。高人氣的壽司、麵食以及甜點,仍有待被引入餐飲外送平台,引領另一次風潮。

對於日本餐飲企業而言,現在加入此一戰場尚不嫌晚,還有許多不同具有日本特色的料理等待被認識。經營操作上也增加了彈性、降低了風險,例如初期以較小的店面開始,而將一部分的資本投入外送平台的經營,包含研究、調整讓食物經過外送後,仍能保持好吃、衛生的狀態,藉由這樣的方式來累積人氣後再進行拓點的戰略。更有些外送平台,會依照他們所搜集的消費者習慣,提供給其客戶作為販賣商品的建議,這也同時有助於實體店面的經營。
除了料理本身,如何更有效對食物保鮮、保溫這類需求也將會越來越多。依照料理的狀態、大小等,客製化的食器、包裝也將成為另外的一個市場。若再配合台灣政府積極推動的「減塑政策」,那將使提供再生環保原料等製造商也有更多機會。另外,儘管台灣目前多家外送平台也都是歐美等國的企業,但外送服務平台或者外送物流的相關管理,仍舊還有競爭或者提升服務的空間。甚至是不同的支付方式,或者更好理解與操作的訂購平台等軟體層面等,都還有許多等待日商以不同的飲食及企業文化,加以挑戰和升級的空間。
台灣的市場不大,而「吃」這種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能創造的消費也相對有限。但就是因為市場和地方也都小,因此想要嘗試新的通路或經濟模式,台灣反而比較可能。只要是餐飲業,都勢必會對中國市場有所嚮往。那麼,在外送與行動支付都是理所當然的中國,率先在台灣試試水溫,著實不失為一個理想的經營策略。

黃宣瑜